议市厅丨首例被否折戟科创板后,恒安嘉新被出具警示函!会计处理内控缺失或是“致命伤”

提交、线索和披露的邮箱:

一天三次。10月31日,中国证监会“一口气”发出三封警告信,均指向恒安嘉信(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安嘉信)的首次公开发行注册

这三封警告信分别是《关于对恒安嘉新(北京)科技股份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监管措施的决定》、《关于对刘博、王作维采取出具警示函监管措施的决定》和《关于对中信建投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监管措施的决定》,分别是指恒安嘉信、科技创新板首次公开发行公司、两家赞助商和中信投资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两个月前,恒安嘉信成为第一家解散科学委员会的企业。 8月30日,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宣布《关于不予同意恒安嘉新(北京)科技股份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的决定》。恒安嘉信成为科创董事会是否获得批准的第一个案例,这件事也被写进了科创董事会首次公开募股的“历史”。

现在,如果你再看一遍,不管注册是否完整,恒安嘉信几天前收到了中国证监会、保荐机构和保险机构的警告信。

公共信息显示恒安嘉信专注于网络间的安全综合管理空。其主要业务是为政府和企业客户(如电信运营商和安全部门)提供基于互联网和通信网络的网络信息安全综合解决方案和服务。 三大运营商均为其主要客户,三大运营商均选择通过子公司持有恒安嘉信股份,占发行前公司总股本的7.91%。

自今年4月提交上市申请以来,恒安嘉信已经接受了交易所的四轮查询。调查的核心在于公司四个合同项目的会计处理

根据招股说明书声明,恒安嘉信于2018年12月28日和29日签署了四份主要合同(总金额为15859.76万元),并于同年签署了验收报告。截至2018年底,恒安嘉信没有支付任何款项,也没有开具发票。恒安嘉信于2018年确认四份合约的收入 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审核过程中,恒安嘉信以审慎为由,调整了上述四个合同收入确认时点,以符合合同约定,并在主要经济利益流入公司后确认收入 据此,恒安嘉信2018年主营收入相应减少84,400元,净利润相应减少78,271,700元

从这个角度来看,恒安嘉信最大的问题是重大合同的会计处理存在缺陷。这四份合同都在2018年12月28日至29日进行了测试。收入于2018年确认,相当于提前确认收入!

中国证监会认为上述四大合同的收入确认信息披露不一致,存在重大差异 中国证监会表示,根据《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管理办法(试行)》第74条,决定采取行政监督管理措施,向恒安嘉信发出警告信

从2019年4月3日的第一份申请开始,经过四轮严格复杂的调查,恒安嘉信最终未能通过首次公开发行审核。

业内人士指出,恒安嘉信对会计方法过于随意,随意调整重大合同的确认期限,这是关键问题。

赞助商也参与其中,并收到一封警告信。

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除了向恒安嘉信发出警告信外,相信保荐人及保荐机构亦已发出警告信。

中国证监会表示恒安嘉信的保荐机构中信建设投资未能尽职尽责地履行其保荐义务。根据《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管理办法(试行)》第74条,中国证监会决定采取行政监督管理措施,向中信建设投资发出警告函。

此外,中国证监会还表示,恒安嘉信保荐代表人刘波、王佐为未能勤勉尽责地履行保荐义务,不符合《证券发行上市保荐业务管理办法》第四条的规定。根据《证券发行上市保荐业务管理办法》第六十二条,中国证监会决定采取行政监督管理措施,向其发出警告函。 “SciDev.Net”的推出降低了公司上市的门槛,但这并不意味着公司可以容忍浑水摸鱼和降低市场标准。 恒安嘉信之后,郭克玉环和泰坦科技创新局的首次公开募股相继被拒绝

根据相关规定,中国证监会做出不予注册决定后,恒安嘉信如需再次申请公开发行上市,应在决定生效后六个月提交申请文件。

未来恒安嘉信会不会再次申请SciDev.Net上市?我们等着瞧吧!

欲了解更多精彩内容,您可以访问贺勋网或关注贺勋微信公众号(iStock News)文件栏

(责任编辑:邵晓辉)

-